生活中的哲学(生活中的哲学例子和感悟)

苏格拉底的人生哲学:你比你想象的要富有得多

苏格拉底的日常生活哲学

文 / 朱尔斯埃文斯

苏格拉底是古希腊罗马哲学最伟大的人物,也是我们学校的校长。在苏格拉底之前一个世纪,有些人自称哲学家,如泰勒斯、毕达哥拉斯和赫拉克利特。然而,他们要么专注于物质世界,要么发展出非常精英和反民主的生活哲学。生活在公元前469年到公元前399年的苏格拉底,是第一个坚持哲学要讲普通人日常关注的哲学家。他出身卑微。他的父亲是石匠,母亲是助产士。他并不是生来就有财富,有官宦往来,外表优雅,但是他让他的社会对他着迷,那个时代不缺优秀的人。

他一本书也没写过。他没有这种意义上的哲学,而是把一套一贯的思想传给了弟子。像耶稣一样,我们只能通过别人的叙述来理解他,尤其是他的门徒柏拉图和色诺芬的叙述。当丹德尔斐济神庙的神谕说他是希腊最聪明的人时,他暗示这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知道的太少了。但他也意识到别人知道的很少。他努力向他的雅典同胞传达的是——他视之为他的神圣使命——质问自己的习惯。

他说他认为“省察自己和他人”是“最高等级的善”,“每天都要讨论这种善”。大部分人终生都是在梦游,从来没问过自己他们在干什么,以及为什么要那么做。吸收了他们父母的价值观和信仰,或者他们的文化,并且毫无疑问地接受了他们。但是如果他们只是吸收了错误的信仰,他们就会生病。

苏格拉底坚持认为,你的哲学(你如何理解世界,你认为生命中什么很重要)跟你的精神和身体健康密切相关。不同的信仰导致不同的情感状态,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也反映在不同形式的情感疾病中。比如我太在意别人的认同(柏拉图说这是自由民主社会的典型病),导致我害怕社交。借助认知行为疗法和古代哲学,我把自己的无意识价值观带入意识,审视,认定其不明智。

我改变了我的信念,这反过来改变了我的心情和健康。我的价值观在某种程度上来源于我的社会。但是我不能怪别人,也不能怪我的文化,因为我每天都选择接受他们。苏格拉底宣称“照顾我们的灵魂”是我们的责任,这是哲学教导——心理治疗的艺术,起源于古希腊人的“照顾我们的灵魂”。由我们来审视自己的灵魂,决定哪些信仰和价值观是合理的,哪些是有毒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哲学是一种我们可以用在自己身上的医术。

公元1世纪古罗马政治家、哲学家西塞罗曾写道:“我向你保证,有一种医术可以治愈灵魂。它是哲学,它不需要走出我们的身体去寻找它对我们身体像疾病一样的拯救方法。我们一定要使用我们所有的资源和力量,去努力变得能够治疗自己。“这是苏格拉底想通过他的街头哲学教给他的同胞的。他会开始和任何一个在城市里散步时遇到的人交谈(雅典的居民不多,所以大多数市民都互相认识),了解那个人信仰什么,他重视什么,他们在生活中追求什么。

当他的雅典同胞以渎神罪审判他时,他对他的雅典同胞说,“我四处游荡,只是为了说服你们中的年轻人和老年人,他带领人们以优雅、幽默和谦虚来审视他们的人生哲学,并使他们明白理性。和苏格拉底谈话是最普通最普通的经历,但会彻底改变你。和他谈过之后,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突然就清醒了。

认知行为疗法试图重现这种“苏格拉底式方法”,教会我们质疑自我的艺术。在认知行为疗法的过程中,你不仅仅是躺在沙发上谈论童年,而是坐在那里和你的治疗师交谈。他试图帮助你发现你的无意识信念,看看它们如何决定你的情绪,然后质疑这些信念,看看它们是否合理。你要学会成为你的苏格拉底,不要去在意你们的身体,或者你们的财富,而是要努力‘使灵魂达到最佳状态.你将在你的余生中拥有这种苏格拉底式的能力。

所以,当负面情绪击倒你时,你问,我对它是否做出了智慧的反应?这种反应是合理的吗?我能做出更明智的反应吗?"s的能力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我们不需要向牧师、精神分析师或药理学家下跪来祈求救赎。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散文家蒙田说得很好,他说苏格拉底“为人类做了一件伟大的事情,并指出了它能为自己做多少事情。苏格拉底哲学核心的乐观信息是,我们有能力治愈自己。我们可以省察我们的信念,选择去改变它们,而这将改变我们的情绪。苏格拉底教导我们,我们都有。他教我们如何找到它,如何使用它。蒙田是对的:我们都比我们自己以为的更富有,但我们学到的是要去借、去乞求……而自在的生活并不需要多少教条。

《遇见苏格拉底,我的人生睡醒了》

朱尔斯埃文斯/贝晓蓉译

中信出版社/2015年6月

作者: admi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