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感想(清明节的古诗)

清明节意识到生命是一条无尽的河流

清明是缅怀故去亲人的时候,也是远离繁俗的时候。已故亲人的一些往事重现眼前,此时却是里里外外;尽管思绪万千,眼前大地的山川和黄土依然肃穆宁静;在这里,你的源头和你要去的地方似乎折叠重叠,中间的成败和荣辱的沉浮,都像尘埃一样微不足道。这时,在这里,人们突然感觉到了整个生命,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必要的结局:死亡!平时人们刻意回避这个词,认为它会因为运气不好、心理压力增大而带来不适,所以没有认真思考和讨论。在中国传统言语中,“死”也是比较少见的。孔的一句话“我不知道生,我不知道死!”只是支支吾吾的过去,以为活着的东西不被理解,何必去想死去的东西!只要你了解生物,“你可以在晚上死去。”可见他也认为死是一件坏事,但“闻道”就是知道活着有多好,改变“死”是值得的。总之,老夫子主要是关注活着,并不太关心死亡,他的态度似乎是好好活着,他们都要死了,没必要去想死亡。

中国汉代思想家王充在《论衡》一书中认为:“人死如灯,如汤浇雪;如果你想让灵魂复活,那就从海里捞月吧。”。人死了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它们似乎从未存在过。因此,有人提出“我不在乎我死后会发生什么洪水”的观点。没有灵魂会被折磨,下辈子会被讨债的精神束缚,他们会无所畏惧地为所欲为。这成为很多人及时行乐的理论基础。他们抱着“今朝醉,忧明朝”的态度,只在乎当下,甚至今天喝明天的酒,明天严重透支,却不懂得古语:不忧远,则忧近!即使会“出门如灯”,严重透支的明天也不会出门?

更何况“人死如灯灭”是真的吗?此时的清明,看着墓碑上清晰可辩的碑文,足以证明它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霜雨雪;这片黄土之下,一定还有死者的尸骨;我之所以来这里缅怀瓜青,是因为后人心中有这样一位老人,他被一代一代地引进和延续,以各种形式留在了这个世界上。时间久了,后人不知道祖先是谁,葬在哪里。于是,“家谱”诞生了,记录着一个家庭成员的来来往往,被认为是家庭最重要的武器,铁盒成了秘密。如果毁了,那么后人就找不到办法祭祀,让祖先成为孤坟;和人忘本脉而分崩离析,是莫大的罪过!如果已经做了,就随风而去。你能做什么?即使和灰烬一起散落在大海里,似乎也“熄灭”得无影无踪。其实是被烟、气体和肉眼看不见的微小颗粒散射,遗留在天地之间的宇宙中。现代科技手段留下的照片、数码影像、记忆甚至梦境,都是“不朽”的证据,或者其他存在形式。

至于“灵魂”是否存在,我不知道;不知道死者是否用他的“灵魂”感知世界;我不知道把道场给逝者是否真的能让逝者翻身,但我希望道场真的能让逝者翻身,从而安慰生者,让生者免于亡故亲人的悲痛。有了锣、鼓、旗、炮、木鱼、诵经,我们就能转移生者的思绪,让生者觉得逝者已去了另一个天堂。道场的每一个环节,都参照世俗社会的规则,为逝者打开关节,走过关卡,让逝者最终安身立命。它在哪里?活着的人觉得除了天堂没有别的地方!风水大师指的是山决定的宝地,抚慰悲伤!

所有这些努力和环环相扣的仪式程序都是将生者的悲痛托付给死者,希望在另一个天堂确保它们的完整性。如果时光倒流,回想当年,一个家庭的长辈直接就是他们的父亲或者父母。孩子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努力成长,变得有才华,这样才能安安心心的生活,不愁吃穿。之所以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清明节去扫墓,参加了朋友父亲的葬礼。孩子出生后,父母送他去学校,教他技能。他希望自己以后不被提拔,但至少能过得幸福;父母去世后,他们带着一本正经的道场为他们送行,希望他们在另一个世界能平安无事。如果可以的话,不要等孩子长大了才发现应该好好培养;如果可以,不要等到父母去世才意识到应该好好待他们!

站在生命生与死的两个节点,我们发现生命是如此的冰冷,却又神圣动人!生命的诞生让现实生活不孤独,却充满希望;也有一天,有年轻的一代来送别和清理坟墓,不用担心死亡。长辈的存在也给了晚辈很大的安全感,因为死亡的到来通常是从年长的开始,有长辈在,晚辈离死亡很远!所以,长辈和晚辈不是所谓的彼此的负担,而是生命长河中共同面对死亡的战友!

与死神搏斗,没有人能赢却能赢!每个人都快死了,所以没人能赢;但当你活着的时候,试着安顿好自己和那些需要对自己负责的人,你就可以微笑着从容迎接死亡。怎么能算是失败者呢?更何况,死亡只是一种生命形式的结束,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启。站在几百年前历史的墓碑前,我强烈地感受到了这种生活的另一种形式,这是终点,但也是一条无尽的河流!

江西省教育厅

作者: admin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