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育叙事(幼儿教育叙事案例大班)

教育叙事】颜变:孩子,慢慢来

孩子,你慢慢来

颜欢欢

在一个人的一生中,一个好老师会从他的影响和帮助中受益匪浅。这封信应该是孩子自己表达的,但他还没有这种深刻的体会,意识到老师的一言一行帮了他一辈子。我相信在未来的岁月里他会感受到的。

——小雨妈妈

2017年9月,我第一次见到这些小天使。他们甜美蜡质的声音,大大的眨巴眼睛,可爱天真的笑容让我着迷。这些真是可爱的小天使。在这些小天使中有一个特殊的孩子。

在入场仪式上,他蜷缩着蹲在地上。无论是我主动找他聊天,还是在仪式上和他交流,他都把自己包裹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理他。开学第一天早上,我哭了,不想进教室。开学后很长时间没和同学说话,下课后总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开学第二天,我联系了数学老师王老师,了解了小玉在数学课上的表现。王老师的反馈让我意识到,与同龄人相比,孩子的行为异常。我马上联系了小玉的父母,让他们来学校了解一下家里孩子的情况,希望能让他们对孩子有更全面的了解。

从父母口中得知,小宇从小和爷爷一起住在农村,农村的幼儿园老师都很严格。对于脾气慢热的小玉来说,老师们几乎没有耐心,更多的是同样的批评和体罚。孩子慢慢变得害怕学校,害怕老师,父母不在身边。他也学会了把一切都放在心里,不去表达,不去交流。

知道了这些,我对这个孩子更有爱了。刚开始他作用不大。他总是低着头不回答。拉着他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他总是趁我不注意跑了。我对孩子在学校表现出的差异有疑问,但我没有从父母那里得到答案。我向年级领导汇报了孩子的特殊情况,密切关注孩子在学校的表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爸妈带着孩子去医院看心理医生,我也带着孩子去和心理老师沟通。但最终的结果是,孩子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自闭症,而是缺乏与人交流的能力。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对孩子倾注了更多的关注和爱。下课后,我喜欢把他叫到身边,牵着他的小手和他聊天。他从一开始就像刺猬一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然后会用一两句话回答我的问题,然后愿意多和我交流。

“小雨,你最喜欢什么班?”我笑着问他,他低下头。

“小雨,音乐老师说她很喜欢你!”知道他很喜欢音乐课,我问。

“真的吗?我最喜欢音乐老师。”

“当然,下次看到音乐老师主动跟她打招呼,我可以问老师吗?”

“好的。”

没过多久,音乐老师高兴地告诉我,小玉见到他主动打招呼。我找到了小玉,严厉地表扬了他。“小雨,你看,主动和人打招呼真好!以后有问题一定要跟老师同学说。班里每个孩子都很喜欢你,都想和你做朋友。下次,孩子们邀请你一起玩游戏。你愿意加入大家吗?”

我看见他点了点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会害羞,会有自我意识,但他不会再把自己和别人隔离开来。有时候他会一个人,但不再拒绝和别人交流。上课他还是会迷迷糊糊的,但是我叫他的时候,他就不再茫然了。

接下来的能力演示,小玉整个考试都在发呆,试卷自然一片空白。然后我和数学老师联系了我爸妈沟通解决方案。我们建议孩子去人多的地方,给孩子创造与同龄人交流的机会。另外,在取得家长同意的前提下,我们带孩子去找心理老师玩沙盘游戏。在心理老师的建议下,我们让孩子在外面小班学习,培养孩子与人交流和勇敢表达的能力。

家长积极配合,根据孩子的情况和我们的建议对孩子进行训练,积极鼓励孩子。我们也在学校给他们更多的鼓励,在他们的生活学习中发现任何潜移默化的优点,并加以放大和赞美。现在我们上二年级的时候,经常能看到小玉在课堂上高高举起的小手和她回答问题时有力的声音。与同学互动时敢于表达自己。这些都让我们感到幸福和欣慰,看到了自己的努力。也许,他和别的孩子还是有些差距的,但现在,我有信心班上的55朵小花会开到极致!

不久前我收到了

我一直提醒自己,每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立的活着的个体,有自己的空间和速度。成为老师后,我们一直被许多孩子包围着。他们五颜六色,但也有一些孩子被其他孩子黯然失色。对于这样的孩子,我们应该以爱的名义告诉他们:“孩子们,慢慢来!”告诉自己:“让孩子慢慢来!”

主编:李华平

主编:马琴和新(执行)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