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树的文章(写树的茂密的文章)

我老家蜀

文/香泉

胡同的路应该有四五米宽,随着地势的推移,向东越来越低。那时,人们喜欢在街上吃饭。胡同中央空地的大槐树下,成了一个米市。男女老少端着碗来这里,边吃边聊。每个家庭都很难有秘密。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吃完饭坐在地上或者蹲在石头上,继续每天的谈话直到很晚。夏天,槐树上的蝉叫声最欢,有长有短。晚饭后,人们长时间无所事事,事实上,他们享受凉爽。家里没有电风扇,有电风扇的怕耗电,所以十一点或十二点还有人说话,声音能从胡同传得很远。生产队分完地后,大家都很忙,米市也慢慢解散了。大家关了铁门在家吃饭,街上终于冷清了。后来雨水自然就冲出了一条土沟。由于新修的路,路上杂草丛生,很少有人离开。就连大槐树也没有以前那么旺盛了。树上有许多枯枝,这可能使树变老了。

巷子里有八个,我家在第三个。和所有人的房子布局一样,我闭着眼睛都能数清北屋、东屋、过道。院子的西北角种了几棵洋槐。树长得很慢,十几年也长不到两棵粗。好在槐花很喜人。在农村的初夏,是一个繁忙的时期。到了晚上,尤其是月夜,坐着或者躺着,听着由远及近的虫鸣,呼吸着槐花的芳香,很是惬意。好像当时没有作业,也不记得考试上学这种压抑的事情了。反正我无忧无虑。现在回想起来,那真的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后来没怎么记得,好像突然发现槐树换成了石榴树。父亲说槐树生虫子,我只好种了两棵喜庆又能结果的石榴树。石榴树花红色,花期长,是院子里一道亮丽的风景,这是肯定的,但我很少见到。秋天,父亲摘下石榴,等我回去。红色的石榴看起来很温暖。与石榴树有关的记忆是每年的除夕。我喜欢坐在树下和爸爸聊天。树上的叶子早已脱落,初春附近的阳光温暖地照在身上。可惜,再也回不到青春了。偶尔想想,心里就有一种淡淡的惆怅,尤其是最近几年。东屋窗外有一棵杏树。我爸说不知怎么长出来的。可能是有人不小心丢了一颗杏仁,一开始很小,没人关心,甚至想种一棵树,可以变成有用的树,以后可以用。后来杏树长大了,出了几颗杏子,又酸又甜,就简单认了。杏树长得快,过几年就过屋顶了。当它们开花时,从远处就可以看到它们。蜜蜂很多。我们村里没人养蜂。可能是野蜂吧,但是我只看到几只。我总是过了花期才回家,看不到热闹的景象。杏成熟是在小麦收获的时候。这时,阳光明媚的日子很多。邻居都去田里了。村子很安静,所以鸟更多。我父亲说这些鸟以前从未见过。杏子一成熟,就会成群结队地来啄满地的杏子。我以前见过他们。可惜每颗杏好像只啄一口就掉在地上了。在屋顶上摘杏子,同时吃,比在果园里摘要好得多。父亲在地上吩咐,告诉我那根树枝上的杏子好摘,好摘。很明显,我已经摘了很多了,让我继续摘,或者带着篮子去屋里。我不相信他的年龄,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南墙种了两株柿子树四五年了。一个人有多高?一个有种子,一个没有种子,都很甜,还有很多柿子,把树枝挂在地上。我父亲打算把种好的柿子树移植到树上,并把它换成一个

这几年,父亲终于请假,在院子里种了一丛竹子。没几年,他就繁殖了一只大的,又粗又密。院子西南角,我回家过年的时候,父亲给我讲了他种竹子的经历。今年,他打算切一些竹子,这样来年竹子会长得更厚。院子东南还有一棵梧桐树。小时候经常沿着树干爬到房子里,现在树冠更大了,遮住了早晨新生的太阳。

父亲也种了几盆花。我不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其中一个是牡丹。我侄女发的。今年该开花了。

父亲还种了几盆花,我叫不上名字,其中一棵是牡丹,侄女送来的,今年该开花了吧。

作者: admin